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本科生教育 >> 精品课程 >> 正文

《唐诗哲学精神》校级精品视频公开课简介

返回真人百家家乐-真人百家家乐网站 主页   作者:时间:2018-05-21点击数:

(一)主讲教师:骆冬青

(二)课程介绍:

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”,那些几乎从我们会说话起就成为“心头语言”的唐诗,人们在熟知中,却往往对其意蕴懵懂无知。唐诗水晶般精炼莹澈的语句,包孕着最复杂深邃的民族精神密码。本课程旨在讲述人们最为熟知的唐诗之中包含的哲性的思想。课程精心选取代表性的诗歌,从精神现象学的角度,自纵、横两个方面,试图展示唐诗博大而深远的精神世界,让人们对这些熟悉的诗歌重新感到“陌生”,从而更深刻地认识她们。

或曰:唐代无哲学。殊不知,诗也是思,甚至是更深刻的思。本课程主旨即在于探讨唐诗中的思,从哲学角度,探讨唐诗的审美境界。包括乡愁与春望,形而上的悲歌,醉与思等专题。对唐诗中涉及的各个专题,以作品为经纬,进行深入探讨。既包括艺术的探析,又包含哲学的深思。如,形而上的悲歌,研讨唐诗中“高度”所带来的“浩叹”,从而对登高的哲学意蕴做出阐释。登高,是古人涵有形而上意味的诗性活动。 “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。” 在警醒般的觉悟之中,猝然与宇宙的“无穷”晤对,心胸立时为之震颤!立足点的高度,顿时转化为精神的高度,境界的开张。天高、地迥,原来只有从日常的庸庸碌碌、奔竞追逐中超拔,才能够看到。位置的登高,让自己肉身的“形”变得微不足道;心灵,在超拔而上之中凸现。哲思,原本就是心灵的登高。高而又高,以至于无穷。当“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”时,更恍然具有宗教的神秘和高蹈了。无论如何,在高处发现的“高”,是一种超越的眼光和眼界。在疏离了芸芸众生、万丈红尘后,眼前,天,如是之高;地,如是其广。惊觉到这个“如是”,正如维特根斯坦所说,神秘的不是世界是“怎样”的,而是它是“这样”的。这样的世界,我们却往往熟视无睹,只有诗歌的冰水当头泼下,让我们的日常意识被垂直切断,陡然一惊之中,才会发现生命的真相和真谛。

又如,论“乡愁与春望”,对《静夜思》和杜甫的《绝句》“两个黄鹂鸣翠柳”进行比较,从中提炼出“远离”与“返乡”的双重精神运动轨迹。《静夜思》中,最初的月光是人在寒夜中被惊醒的寒意、凛冽,扩大到人的孤独、寂寞、冷清,以“冷”为基调。后来抬头看到天上的月亮,看着月亮让我们想家、想回家,月亮与家、与故乡联系在了一起,勾起了我们的思乡之情。这里有一种故乡情结、家园情结。“我要回家”在任何文化中都是非常神圣的语言,所有人在某个时刻都会有“我要回家”的念头,家的观念在每个人心中牢牢地缠结。当我们进入现代社会后,从农业文明进入工业文明,人从“植物人”变成了“动物人”,变成了移动的、流动的人。人可以自由流动了,就会改变“家”、“家乡”的观念。家在哪儿?哪里“好”,我们能在哪里立足,那里就是“家”。但这不代表“家”的观念就没有了,我们所有人还是“想回家”,哪怕我们住的地方离我们原初的故乡已很遥远,但我们在某个时候还是想要回去,寻根。从根本上说,我们是想要回到母亲的怀抱。甚至可以说,我们根本是想回到母亲的子宫里,子“宫”啊!因为在这座宫殿里,我们是王子,是太阳。所以,念起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,我们心里会突然涌上来一种柔软的、温暖的、亲切的感情。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有个家。

这首诗前两句的“月亮”,给我们的是凛冽的感觉,唤醒了我们的冷清寂寞、孤苦无依;而后两句“月亮”与故乡相连,给我们的却是温馨的感觉。与李白同时代的大诗人杜甫有这样一句诗: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。”杜甫从“露白”说到“月明”,说这里的月亮却不如故乡的美。李白是从“霜”寒说到月亮与“故乡”,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,都是把月亮与故乡联系起来,从月亮之中,找到了故乡。这是否说明,月亮与中国文化深层次的感情基因相关,她代表了我们的家,我们的心。有首流行歌叫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,你问我爱你有多深?“月亮代表我的心”。月亮为什么能代表我的心呢?因为月亮与中国人亲切的情感相关,在李白这首诗中月亮代表我们的故乡。但是,我们应当注意,这首小诗是否出现了一种分裂、一种悖论呢?前面的月亮给人一种寒冷感、异乡感,后面的月亮给人一种温馨感、家园感、故乡感。所以这首天真而天才的小诗包含了很复杂的情感,是很难分析清楚的。

老杜《绝句》所展示的,则是另一种情怀。杜甫作为一个伟大的诗人,他具有一种时间的意识和辽阔的胸襟,即我们的人生注定不会局限在一个地方,当春天到来时,它引发我们向广阔空间进取的一种精神,引发我们向往人间天堂那样一个美好的地方的心愿。在古今的变化中,人生尽管渺小,春天尽管短暂,但当我们把心放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,当我们有了人生的目标和追求,当我们有了某种人生愿望、某种梦乡、某种乌托邦的向往时,我们的人生还是值得的,春天还是美好的。杜甫有一首《春望》,我们以为,这首绝句,写的是思想意义上的“春望”,是哲学的、也是诗的“春望”!

德国大哲学家谢林曾把人类精神比作两个部分的史诗,一个从中心出发而远离,一个是回归;正如古希腊的史诗《伊利亚特》和《奥德赛》。最具有远游精神的“诗仙”李白,在《静夜思》中写的是希望“回归”的“乡愁”,而“诗圣”杜甫在这首《绝句》中表达的却是“春望”的心灵远游。悖反么?从分析中,我们可以看到,这种悖反、悖谬,在诗歌的文本中就深刻地体现着,它展示了人类精神的复杂、微妙和深沉。

讲座主讲者曾经为本科生开设过《唐诗鉴赏》和《红楼梦研究》等课程,有一定经验。发表过唐诗读解的文字。

课程分为八讲。其中,“乡愁与春望”,讲述《静夜思》和杜甫绝句“两个黄鹂”。“形而上的警醒”,讲述《登幽州台歌》和《登鹳雀楼》。“人在天中”,讲述孟浩然的《宿建徳江》与杜甫的《旅夜书怀》。“美的牵系”,以王维的两问,讲述王维的两个绝句。“爱与自由”,以两首绝句,讲述杜甫和李白诗歌的主要精神。“生命的酒”,讲述王瀚《凉州词》与李白《将进酒》。“回不去的故乡”,讲述贺知章的《回乡偶书》。“雪:孤独与温暖”,白乐天的小火炉与柳宗元的钓翁。并以“秦时明月汉时关”、“禅心与诗意”、 “云山苍茫”、“梦雨灵风”、“天上的歌谣”、“江南江南”等节,作为讲座的候补篇目。

Copyright ©版权所有:真人百家家乐-真人百家家乐网站 学院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宁海路122号中大楼 邮编:210097
联系电话:(025)83598452 电子邮箱:03363@njnu.edu.cn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