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本科生教育 >> 精品课程 >> 正文

《文学理论》(骆冬青)

返回真人百家家乐-真人百家家乐网站 主页   作者:时间:2018-05-21点击数:

文学理论课的目是什么?

一件事情曾经给我很大的刺激。一次,遇到一位上世80年代的校友,早已从事与文学无关的工作。他我是教什么的。我告之:文学理。不料,他居然流利地背出了一段自己在学校学的教材。背完,面露得色。可,在学校这门课学得不。可是,我听后,感到的却是深深的悲凉。因,他得的,是以群主的教材,点已很"旧",与在的教材已是睽。可是,他以,背下来的些,就是"文学理"。

如果,大学,就是忘掉所学的知后剩下的西,那么,这样的"住",至少于理论课,堪称悲种悲,当然与授分不开。因,把理当作知识课程来灌,往往是造成如此学"成果"的重要因由。文学理当点燃用理的方式思考文学的智慧火苗,而养成理习惯。最理想的目,或是:用文学的方式照一切,用理的方式探究一切。因而,文学理论课更重要的任当是学生"忘"知,学会"理"。

学习“理论”

!

跟你理?!

"你不理啊?"

!我就不理,你能怎么着?"

里的"",乃动词也。正如先有动词的"歌",然后才有名的"歌",理,首先是一种行。尽管,是一种往往"看不"的行。之所以强调这一点,就是因,在我的教育中,理常常成了知成了种种体系,乃至教条。与"不理"的一方相遇在某种特殊情境中,我才会真切甚至痛切地感到"理"的迫切性、重要性和其中含着的人性的光!正如,当儿被拎出水面才知道水是何等的重要,我只有被置于"不理"的境,才发现"理"是多么可

"不理"了,往往是一打斗的序幕。"秀才遇兵,有理不清。"不清,是因"兵"的手中有"兵器",有暴力的支撑,有诉诸暴力的欲望和冲杆子里面出政,在特定情况下,武器的批判当然会消批判的武器。当然,"兵"往往没有多少文化,也是无法跟他清道理的原因:道理是有要求的。种要求,除了道德的,更重要的是知文化和逻辑理性。"蛮不理","不理"原是野蛮、愚昧、粗暴的表。不,它也会是一种情感的表达,歌"不理",情人之也毋理"。里,我只关心暴力的"不理"。

在暴力面前,特是体制化的暴力面前,理的弱者最好是免开尊口。可是,暴力却并非不需要用"道理"来武装。寓言故事中,狼要吃羊,苦心找借口。其,故事里的狼,正是代表了暴力优势的一方,有了暴力优势求道义优势;其行径乃"人性"道理的需求的表。赤裸裸的"不理",是"狼"都避的。相反,当暴力与理论结合,"替天行道",就更能够战无不、攻无不克了。

理,是"文"明的志。赤裸裸的暴力代表着野蛮。人之所以人,就在于人不物一"活着",自己的"活"找理由,求依据,探索意言之,就是活着要有理的支撑。理之重要性由此可道理,也是一种力量;不是一种柔性的力量,思想的力量,智慧的力量。柔弱可以胜刚强。理也可以成一种暴力。用大道理也能死人。戴震曰:"人死于法,犹有怜之;死于理,其怜之?""以理人",可要比以武器死的人多得多。

——我是基于上述认识,开始<文学理的。看起来,好像扯的了些。可是,首先,强调了"理"中,"理"是动词,其,就是"道理"。其次,大家得,理具有的力量,以及,理在何种情形下无能力。

当然,更重要的,是明"理"需要的高度文化教养。理,是人智慧的高。柏拉学园的上,写着:"不通几何者不得入内",至少明,几何和哲学思有着密切关系。西方哲学史明了种深刻的关系。几何学密的推理,抽象的运演,想出意外的"线",堪称逻辑的精妙展。而在我大学文科教育中,逻辑学教育却面临颇为严重的缺失。是亟待上的一。至少,学论课,需要具有种意。增强这种意,可供调动源,不妨从学生熟悉的知:几何学入手。

几何的"明"程,展密的逻辑推理,所具有的特力量。品"明",堪玩味。由""而"明",由"论证"的程,"明白"起来,就像一道光芒照亮了我迷蒙的心。我"心明",我"眼亮"。理,是照亮,更是开启我"心眼"的程。明白,英文就是"l see",就是我"看"了"真理"。种"看",是澄明世界和人生意的至高享受。文学、哲学、科学在同一种光明中相遇。

文学理教学,最感困的,是学生哲学知乏。在这门课上,我向学生推荐了西班牙哲学家费尔南多?瓦特的<哲学的邀一一人生的追,要求他们认真研,并写出读书,作为课程之充。部西班牙中学教材,写得有特色,既有哲学深度,又出之以美的文笔,亦不乏一部哲学著作所有的解。可以当作一部哲学著来。学生初,具有一定度;但反复研,把自己"感"去"思"之,文学理中的问题,自有触旁通之效。而且,由问题的"追,再追",学生阅读哲学史上的名著,自可入高深微之境。学生作中的佳妙者,已编为<追,再追>一。以不懈"追"作的根本任,当是切的。

更重要的,当是教材的选择。文学理教材,国内已有多种。但作大学教,更当具有自己的眼光和点。在网络资源已非常达的今天,理想的大学当除教材。尤其文科,每一个教授之所以具有价,就在于他自有一种思想,一种学,一门绝活。很想象,照本宣科的教授能培养出"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意志"的新人才。文学理更加重要!但考到学生从中学累的学习习惯渐进打破,所以,在选择一本国内教材的同重点用了乔纳?卡勒的<文学理,教材;勒克、沃合著的<文学理,要求阅读助教材。这样做的目的在于,打破学生"尽信"的迷信,学会运用自己的袋瓜子。教科的"集体无意"的崇拜和迷信,是理的大。所有教材,都只能作教学中的材料,"摸着河"的"石"。教的作用,是以自己的方式,凌教材,驾驭教材,组织论结构,安排内容,融化诸书,使变为共同思考的程。如此,首先在堂上,"理"就成动词"。如此,才能够让论课"不是灌一瓶水,而是点燃一火"。(法国影学院校  

到理也能成暴力,自己,也是一种警醒。教材如是,授如是,而由作、考等,亦往往化了理的暴力。此,需要的是,解放。采取方法解放自己的思想,更重要的,是解放学生的思想。

我将文学理论课的"解放",总结为这样四句:把性切断,把思想搞乱,把感激活,让观点流

性切断

性思,是理的大。正如,在文学作中,需要俄国形式主的"陌生化",以恢复世界的新感,从常的生活状一种心一种眼光,增加感度、度和时间度;或者,美所需要的一种切断日常意美心的"隔离"的智慧,从而世界以感性的意光辉对着人微笑。理,亦需要"隔离"的智慧,以"陌生化"恢复事物的新奇感。理是毫不留情的追根究底,需要的是从根本上着手。个"根本",就是"事情本身",或者,就是事情的本来面目。而要恢复事情本来面目的看法,首先,需要的是宛若初的"惊奇"与"惊醒",把性切断,才可能有这样的"眼光"。

切断性,需要"零"的智慧,"无知"的心布斯所的"stay foolish ",恐怕也是强调零"与"无知"的重要。"初生牛不怕虎",无知才无畏,是一种盲目而可的勇敢。于思而言,抛弃既有的"常"、"成",是一种大智,亦是大勇。道家强调"忘"的重要,亦是指于"成"的扫荡除。在文学理教学中,也最重要的首先是教师对自己的"零"和恢复"无知",而要"stay foolish",即期的守愚一一累的"学"往往无情地湮没了"无知",从而令自己入一种不知不性状,甚至,以此"成熟"、"自如"的志,而私心自喜。

相反,要"零",需要抛弃"已知",从"未知"开始,行探求。无疑是一种峻的挑。而理,就是种西西弗斯式的挑:我们总得重新思索已被思考无数次的事情,而且,是多天才思考的。所以,Stay foolish,正是了以一种肓目的勇气,傻瓜般的天真,去重新上路。当然,从教学来,老和学生同样处于"无知"状,也预设了一种良好的共同探求的情境。从概念、范畴的思索,而不是成定,理的"上手",也能于一种极的"动词"的状中。

例如,在"抒情",我首先想到了"表情"。那么,就着从"表情"思向"抒情"。最会得出怎果,自己也不得,只是思想按照自己的律行。下次,或又有了新的"火花",那么,就"重再来"。关是恢复思想的活力和气,恢复那种"无知"感,从而具有"理"的勇气。对许多学生而言,理,正如叔本所言,不自己的头脑成了人思想的跑马场;而且,往往是未必高明的思想。即使是"跑",我也得自己的思想之""在人的""激下"跟着跑",最,"独自跑"。  性切断,需要"悬搁"判断,扼制判断。因,判断几乎是人的本能性反,遇到任何事物,我都会凭着性本能地作判断。种匆忙、习惯性的判断,往往得自以往的经验、素养和整个心灵构,缺少容因素、改"看法"的可能,是以"不"万"。当我悬搁"判断,也就具有了象学意上的"原"。有可能"成"、"前理解"作出疑和"反思"。在文学理教学中,是颇为重要的。因文学教育,是每个人从小就开始的,淀的"前理解"之其它程,更加多,也更加固。怎把学生的"成"和"前理解"悬搁起来,在一种直面象的心下,展开理,是需要理的"当棒喝"和"截断众流"的。

强调疑"常"的重要性。据,欧危机,美国和欧洲的易代表互相争。欧洲代表以美国人缺少文化教养,而美国人则讥讽对"老欧洲"。欧洲人美国人不,美国人反唇相:常?什么是常?按常,地球是平的!,正如乔纳?卡勒的《文学理》中的归纳,理常常是反常的。那么,我就需要用理的力量首先切断致常力,入真正的理

 如此,我就可以"返璞真",把以往的一切"放下","从再来"。

 

把思想搞乱

 

再来,意味着以往的一切都要被放置到理性的天平上审视,任何念都没有豁免。那么,我原有的看法,不可避免地,要受到冲和考,要在不同念的交叉叠中,得以丰富与提。一方面,是因,把性切断之后,事物的丰富复直接呈,我重新面对现象;另一方面,是我的思本身,也需要破除简单性、抽象性思,而具有复、具体的思想方式。

一个大官,因挪用大量公帑而被捕。律提醒他,如果要与情妇结婚,那么,就属于两人共有,就是贪污贪污巨款,极刑无疑。若只是一般通奸,是挪用,因自己并不占有,可免一死。可是,:"我本一个放牛娃,组织培养我,我有了如今的高位,可恩重如山;但我和她真心相,可是情深似海。我是要和她婚的,将来生活打算的。我宁愿死,也不承只是通奸。"他最枪毙了。可作文学理的思之例,从法律、道德的角度,官罪有得。可是,我们隐隐感到他有某种"崇高",那就是作情人的深情意。是令人心的。简单的思方式,在里失效了。或曰:形象大于思想,正是思想在形象面前常常白的另一种表述。文学的形象世界,表的是一种复的精神。文学,以一种特的力量,促使我回到事情本身,直面象,警醒着我,思想要"复"。

黑格曾写一篇小文:《在抽象思》。他认为,在现实生活中,行抽象思的往往不是有教养的人,毋宁是些无教养的人。抽象地思,就是幼稚地思一个凶手被押往刑。在常人看来,他不是个凶手。太太,他是个壮的、俏皮的、逗趣的男子呢。那个人却认为这人听:什么?凶手俏皮?怎么能想入非非,凶手俏皮呢?你大概比凶手也好不了多少吧。是上流社会道德坏的表!深通世道人心的牧这样补充一句。"在凶手身上,除了他是凶手个抽象概念之外,再也看不到任何西,并且拿简单的品了他身上所有其它的人的本……就叫做抽象思。"黑格尔对"抽象思"的看法,与我心所的"把思想搞乱",确有系。

按黑格的看法,抽象地思,就是幼稚地思;所以,把思想搞乱,首先就要求我要改学生简单的思方式。尤其是,理,往往被认为就是"抽象思",以深文浅陋,成的某种常,从而在理中,往往是幼稚的思被貌似学的概念术语所掩盖,更易令学生堕入幼稚思与复概念的双重陷阱。其,一些看似高深的理表述,若剥去其艰涩装,剩下的不是再简单,甚至有些弱智的想法。在文教学中,我也会教学生透那些虚浮的"大辞",发现其骨骼与血脉的"简单"与"庸常"。? 种幼稚思,正是因为单线条、一角度所造成的。把思想搞"乱",首先在于意象的混沌和多面,要求着思的多元取向。即以"文学"的概念例,乔纳?卡勒的,以"草"之,并列出了他所理解的几种文学"本"。那么,用"草"来比文学合适么?是否可以分析"草"?学生思考,竟可得到意外的收,他们较之卡勒,想得更加深。本是一种有解构主色彩的比,被解出了别样的滋味。堂上的众声"喧",乱是乱了点,却乱出了思想的活力。

"活"的都是"乱"的。完全排除了"乱",或是机器,或是无生命的无机体。理起来,必得活起来。思想的活力在于具有多种可能,多种取向。把思想搞乱,醒思想的活力,学生的思想中,各种因素被极地调动起来。为调动思想的活力,关于相同问题的想法"生"。就要求授中既保持理推演的逻辑严密,又呈出开放的理论视野。外的阅读若能跟上,那就更理想了。我推荐学生阅读专题编辑的《文学批一一从柏拉在》,在相当程度上可打破学生教材的迷信,挑动对单结论怀疑,从而思想"乱","复"。

中国文化中,思想一的追求,致尚"同"的路线主流。其,只有不同思想相碰撞、相冲而相融合、相分化,思想才能具有不息的活力,精神才具有不造力。把思想搞乱,其是思想解放的前提,是激发创造精神的必条件。理,如欲成一种造性活此乃必由之路。

 

 把感激活

 

往往被认为单纯的抽象思,感性和想象力的作用被蔑。以至多研究文学理者,文学感觉迟钝,文学鉴赏力低下,本魅力的"文学"理,却在堂上、著中单调乏味,令人望而生。美学亦复如此。 可是,文学与美学本是研究反思性的"判断力",鉴赏力至关重要。只有具有性的感受,才具有文学研究的格;何况,是文学研究中最高次的理研究。所以,借助文学作品与文学象、文化事象,来激活学生的感,不是一种宜的教学策略,而是文学理教学重要的不可或缺的环节。因,只有深深地入感,灵性的感,才能真正入文学的理!

如果,一般的文学鉴赏和研究,是灵魂在杰作中的探,那么,理研究是灵魂从杰作中起翔。恰如《庄子?逍遥游》中的为鹏,从深深海里行,到高高云中。云,是另一个海。所以,无法底脱离文学作品、文学象,思考文学的理论问题。运用文学作品的"激活",是将沉睡的文学"感"醒,而真正的理恰可刷新、激感受力,反来,又可以推

,真正入理,也,最重要的是切身感一一全身心地"感"入到象世界之中,体会到思想的行奏、力,乃至微妙的灵机和神韵。因然理性思具有抽象性,但是,思维过程却充"人"的特征;用身体思想,亦有之于文学理而言,因其象是充感性的丰富、具体和复象,所以,更需要"投入"身心感的思,并由此而更切近地入理的思世界。要求学生"感"理,就是要他感性的激,真正"体会"理由""化""的奇妙飞跃和升

"感一悟",是理的契机。美本就具有由感而悟的特,自刹那中悟得永恒,自一粒沙中悟得大千世界,看似神秘,甚至,康德认为艺术中才具有天才,也是基于种反思性的判断力而来。中国中,我的"味道",其便具有甚深微妙之:从"味"中品出了"道"!无非是指感与理的直接通,是一种神奇的理性直,是克思所的"感自己成了理家"。文学理论课程中充盈着感性的激,而且是""的精粹激,就能充分刺激学生的"性灵",的"灵感"从伏而猝然惊醒。感,由"感"而"",需要文的美来"惊醒"。而"灵感",无非是一种"通灵"之"感",她当从杰作由老、同学到整个堂,都氤,从而如柏拉,形成无形的条,完成神秘的传导这样的一种"超"状,当是教学乃至一切文化通的理想境界。

需要灵感,否就失去了灵性和灵韵;理需要灵感,否,就成僵死的逻辑。要得文学理造力,尤需从复而灵的感性象中,得理的灵机与灵思。由"感"而"灵",思想可以多种路向、多种升;理升路向尤其"于上青天"。因此,在解理论课,若能知其然、知其所以然,深中款曲,入理维创程,更能令学生加深理解。于无法原其程的多理,我们则不妨"虚"之,即以文学"由",探索、印,甚至阐发发挥的意随着感性的力量入一种体会、感悟,而加深理解。更重要的,在于重建思想的情境,自己与学生一起,切地感受思想的程。

在教学中,最珍的往往也是那种偶然的奇遇般的体,那种看似"溜"、"走"的刻。一方面,是突如其来的忽奇想,信手拈来的例子,却脱离了原来的道,着"想"下去,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收。激活了的感也激活了思。另一方面,理阐发中,"言路"的运行却意外"脱",使得"思路"入了"无人区"。凡此,都是每句都写好讲义堂所无法想象的。我很厌恶写好讲义堂,而宁愿逼迫自己当堂发挥,使自己成一个和学生一"无知"的探索者一一当然,教师应当是"有学的无知"。那种格拉底式的"盲目"探索,那种朱子、王阳明式的"传习",不正是当今大学最缺少的么?在信息化代,知识传承已多渠道,大学教育,尤其是文科,恐怕不再是车间式、工化的班,而当重新瞻望先哲范,重回那种自由讨论的"徒"模式。

了。堂上的感激活,其根本意在于一种自由的思想空的开启。学生如此,不然!激活感,随之而来的,就是激活思想。"活",从而极的思投入,致心灵的高飞远引,从而生一些"走神"、"出"。些,正是从固有理框架中解放的极佳契机。如何些契机,是如何待"偶然"、"突"与"不受控制"因素的问题些"皮"的因素,本是感激"活",却极易被既有理、既定理想所扼"死",并且,往往把种扼,当作理教学成功的志。就是理论课的悲哀了。相反,"意外"的发挥往往能够获得既有念外的思想。

例如,从文学作的律,到"无病呻吟"。我忽奇想,抛出怪:有病呻吟,去医院;无病呻吟,才是文艺创作。"花落水流愁万种","乍起,吹一池春水"("干卿甚事"),"便无雪也摧残","无故恨"??无病之病,无病之呻吟,才真正探到人性之底里。那么,学生提:心病也是病。答曰:心中无病才是病。人生而大患存焉,"生"本身的患,之具体生活中的病痛、灾当是几及存在的深度,所以,无"病",即不针对任何具体病、灾的"呻吟",才是更为艺术创作所珍的。是否有些诡辩?!但却开辟了思想的另一种可能性。

造力亦有于理的想象力。所想象力,往往取决于悬拟新情境、想象新景的能力。所有理,都有一个基本的隐喻,或曰"隐喻基点"。在教学中,隐喻基点的强调,是引学生打开理匙。可是,更重要的是,察理家如何求到那个开启造性思的"点",并且,能自己求自己的"点"。例如,经济学中的"囚徒困境",物理学中因斯坦的"思想实验",文学理中的"与灯",哲学中如德里达的危的"替??种能力,正是感性力量的延伸与深化,是理中激活感一步成果。它已触及理之中造的关。它將知、情、意融洽一,并以感的感性与悟性为动力,催生出智慧,激着思想,孕育着新的理根苗。

 

让观点流

 

学生正青春,需要有"狂"的精神,需要有天行空般不覊的野性和想象力,至少,也当"有一点叛逆有一点狂,有一点个性有一点嚣张"。可是,往往在体制化的教育与规训中,失了朝气和气,得老成持重,令人心酸地"乖巧"与"听"。教化成了扼杀创造精神的凶手,理成了禁思想的牢

在文学理教学中,我主要"回看,连连看,试试看"。即在经过一系列的理推演之后,然回首,脉往往清晰可著作亦复如此。严肃的理著作往往密,由概念,推理,到断。概念是凝断,推理是概念的展开。"回看",往往能"回是岸",逻辑结构了然于心。于看似缺少逻辑的著作,需要"连连看"。我曾在一门课结学生练习连连看"。通过观连络,学生学会了在思想建立关系。"试试看",鼓励学生大胆地出一步,作思想探索。

首先,是在各种点、各种意想之的"连连看",或曰"思想流"。法国哲学家德勒崇尚"游牧思想",以可以反抗体性、同一性、中心、本等。游牧思想,与传统思想,最大区,正在于一种流、漂泊的精神。在看似不相干的意象之建立系,是意思的特征。如在猛虎与玫瑰之,在毒蛇与情之,在泊的星星和儿童的乳牙之。而在不同的域的概念之,不同学科的理,建立起念的系,无疑是造性思的跳翔。在文学理之中,不同概念连结思考,问题域,思想入新的挑和刺激之中,感学生的思考力,从而也形成了检验和挑。例如,曾考学生:孤独与灵感。有"准答案"么?如何判分?我以,学生的思想野是否狂,决定了其思的灵性和才气,从而也决定着其述的深度。而其达到的结论并非绝对重要;密的述亦可待以后再深入。当把他穿梭于点和概念之的能力作一种重要的训练

文学理本身就集着多种学科的"话语",哲学、心理学、文化学、人学、社会学、政治学、经济学,等等,等等。转换点"和"角",尤重要。一个案例,受不同学科的打量,"反方法"、"怎么都行",让观点流于不同学科之"",学科的""性,往往也是""出新思想的"隙",是造性的空和余地。所以,在文学理教学中,开乃至开放的学科野尤重要。"只知其一,一无所知",比宗教学的句名言,于文学理,具有更其急迫和切的真理性。在当下,学生不同学科的知,尚较贫乏。但正因如此,就更需打开学生的野,知道文学世界包括宇宙、弥群言的跨学科特性,在一种放视线锻炼"迁移"与"跨界"的思能力。是一个系工程,但我们总得从力所能及做起来。至少,学生得,文学理种学科的隐喻,是如何渗透到话语之中,并悄然起着支配作用的。有了这样的意,就有了点流的胆,从而以后的理打开四通八达的道路。

,正如乔纳?卡勒的教材所云,文学理,日益成"理"。文学理界,在思想念的流中,早已得无开放。卡勒定文化研究,就是以"理"的范式作理践活。文化研究,或可视为"无的文学批"。反之,经过文化批的洗礼,文学研究亦更开放而多元。在文学理论课上,我要求学生阅读罗兰?巴特才横溢的文化研究著作,引自己也尝试以多种为题行"准理"、""的写作训练。如阅读一个演,分析一种食物(台湾作家焦桐的《暴食江湖》可作参照),研究某个建筑,等等。比如,谁说建筑就只能从建筑学的角度去分析?!思想突破牢,冲出习惯象与学科的限制,自由地发挥种文化研究方法的入,不是要建立一个新的学科之框,而是要打破学科的框,在学科的跨越中相互激生出新的点。

最重要的,当然是思想的向""升。思想的跨越和流,最终还层级的上升,即思维层次的提高与提、提。理的力量,最是以金石般的硬与简洁而呈于理层层深入和不断提高,一方面,逻辑的力量不可或缺;另一方面,理的灵感与想象力更是根本的力。点的向"流",既需要"更上一楼"的登高望,更需要"念天地之悠悠"的目极今古。所以,点的恢弘与高明,与激空感相关,更和前述合能力密不可分。

从事文学理与美学教学已十余年。在教学上向来不安分,是折是不愿重复,不甘做"复机"。所以,不断地否定人,否定教科,也不停地否定自己,否定自己的成。可是,才力有限,学养不足,虽奋斗不息,却所得甚微。与其是"教",不如自己的"学"。教师职业的残酷就体在一切都化作自己的来"",不似著述可以"逃"而避之。学生避不开。是挑,亦是提高自己的力源泉。,略有心得;献芹献曝,是可嗤,但或有一得之愚,故未敢藏拙,斗胆就教于大方之家。

Copyright ©版权所有:真人百家家乐-真人百家家乐网站 学院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宁海路122号中大楼 邮编:210097
联系电话:(025)83598452 电子邮箱:03363@njnu.edu.cn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